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燕子飞过,云卷云舒

无论缘来缘散,记得心存素面朝天的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想我就是风中的那朵野菊花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怀想  

2010-05-26 17:00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夜色袭来,窗外滴答的雨声让室内的我心生寂寥,一个人就这样待着,呆着,看杯子里的热茶悠悠起落,看香炉里的檀香盈盈飘散,思绪也开始漂浮起来。

      也是这样的五月,  十八年前的一个午后,下着瓢泼的雨,我孑然行走在水库的坝基上。天地间除了雨什么都没有,这是一种畅快淋漓的独享,发梢滴着雨,指尖流着雨,睫毛是晶莹的雨,烟雨凄迷,可心却没有丝毫惆怅,也许是年少不识愁滋味,在雨中,我的喜悦如雨水般涨满,一种无法言喻的通透让我的快乐在跳舞。我手舞足蹈,脚下溅起雀跃的水花,原本以为这样的雨天只有自己一个人才会有这样的行为艺术,抬眼,远处一个身着淡黄色裙子的女生独立雨中,她静静地站着,如一尊雕塑,我诧异,原来也有人和我一般,分享着这上天赐予的快感。她是我的同学,一个如丁香花一般的美丽女孩。我们俩不期而遇,并肩而行,没说更多的话,各自体验着这场夏雨。从此,我俩成了很好的朋友,一起读三毛和席慕容,一起听小虎队的歌......。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,病魔夺去了她的生命,她走的时候是肃杀的秋,那一年的秋风冷得侵骨,可雏菊却开得很艳,一朵朵的黄,让我眩迷,我采了一束放在她墓前,眼里升腾起迷蒙的雾气,那个午后,那场夏雨,那个穿黄裙的女孩子让我的心隐隐地疼,从此留下了怀想的伤疾。

     又是这样的五月,十年前,我和J到一个偏远的山寨收集民歌小调,乡政府的吉普车颠簸了3小时,艰难地把我俩送进了那个被丢弃在山旮旯的小寨子,这个偏远的村寨让我有种与世隔绝之感。白天,在寨子穿行,除了鸡鸣与狗吠,不见人影,偶尔看到有拄着拐杖的老人静静坐在自家门脚,眼神呆滞,上前招呼,半响回话:从乡政府来啊?也许到这里的外人远的大都来自乡政府。说实话,如果让我一个人拜访这样的寨子,会或多或少有些恐惧。村干部告诉我,人们都下地干活了,只等入夜,村民们劳作回来,我们才有机会聆听那些散发着泥土与草木味道的山歌。有时为了听唱,点着火把不惜走几里的山路寻找人们传说的歌王歌后。火塘边,喝着米酒,听着听着恍惚就醉意迷蒙了。半夜归来,行走在黑黢黢的山路,我们也把刚学会的调子吼上几句,不时惊飞几只野鸟。3天后采访结束,我和J准备返回,无奈下起了大雨,吉普车无法开来接我们,只有步行。20多公里的山路,连绵不断的雨,泥水溅湿了裤管,鞋子,雨水打湿了背包和衣服,泥泞而漫长的路让脚步变得如铅一般沉重。我平生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饥寒交迫,J执意把我的背包夺过,让我轻松一点,不断地和我聊着开心的话题,不时地宽慰我:快了,前面的山后就是乡政府了。其实还很远,很远,就这样,艰难跋涉了6小时后,我瘫倒在目的地,而J也疲惫不堪。如今,J辞职后浪迹天涯,了无音讯,不知他足迹如今在何处交织繁忙?世事无常,那段行程却永远标记在了我的脑海。

      还是这样的五月,07年我到腾冲游玩,联系到了十多年不见的同学山,刚下乡回来的山风尘仆仆赶到空港酒店来见我。穿过长长的走廊,我在大厅里静静地等着,手机响了起来“我在你房间外面呢”,我诧异,不会是那个在走廊刚擦肩而过的男人吧?果然是山,胖了,谢顶了。他笑着说:你怎么一点没变?刚才只顾打电话,不然我可是一眼能认出你来。我笑道:都老了,相逢都不识了。于是彼此聊着陈年旧事与现在的生活。在昆明读书时,山、卒子和我是好朋友,卒子在德宏,我们俩拨通了卒子的电话,他欣喜若狂:燕子,你怎么也不来德宏看看我呢,我妻子怀孕快生了,不然的话,我也来腾冲和你们聚聚。我许诺:下次一定来,但我可不是看你,是看你可爱的宝贝哦。在电话上聊了近一个小时,感觉是那样的温暖与甜美,仿佛又回到了快乐无忧的学生时代。那天也同样下着大雨,我们喝了很多酒,说了积攒了十几年的话,回到宾馆已是午夜。从腾冲回来,我便如陀螺一般开始了周而复始的忙碌。一周后,我接到山的电话,他沙哑的声音说:卒子走了。我理解不了走是何意?问:去哪里了?山难过而不忍地吐出了两个字:死了。山告诉我卒子是心肌梗塞死的,已经下葬了。我呆了,他那温和的话语还在我耳边回响,不可能,绝对是弄错了。我拨通了卒子的电话,是他的妻子接的。我不知自己该如何劝慰,不知自己说了什么,挂了电话我失声痛哭。他是那么欣喜与渴盼着做父亲,可上天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给剥夺了。我多想回到在腾冲的那个雨夜啊,电话那端他分明还在说:下次我们再欢聚一堂。余音未了人先亡,我的许诺一语成谶,为此我呆滞了好久,等回过神来已是夏末,我知道欢聚一堂只能等来世了。07年的五月,是我永远的伤痛。

         怀想,总是如植物般在既定的季节里,在夜雨的催发下疯长,那一根根藤蔓缠得你窒息,今夜,我又再次掩埋在回忆的丛林里,迷失了方向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